我就此宣誓

複合媒體裝置,2012
數位影像直染布面輸出(每件90x176公分,共兩幅)、雙音軌動態影音檔案 (全長一分二十五秒)、CRT電視、數位影音放器、立體聲耳機

《我就此宣誓》以實驗性的創作過程,檢視國家與個人身份之間的認同與相互關係,同時暴露藝術家本人因為長期旅居海外,對於自我認知所產生的危機感。作者將中華民國與美國國旗的圖片檔案,違背常理地用音樂編輯軟體來開啟,同時,把自己哼唱國歌的聲音錄製下來,強行加注到這個兩個圖片檔案之中。這種將視覺資訊與 聲音資訊強暴式的結合,在重新還原成為圖檔之後,以近似亂碼的形態呈現,在破壞檔案之完整與一致性的同時,也為畫面添增了一份獨一無二的特殊質感。這兩幅經過處理的影像,在還原之後依照藝術家本人的身體丈量重新以數位直染輸出成為國旗。每面國旗與藝術家同高為176 公分,而兩面國旗寬度的總和180 公分,則與 藝術家雙臂向左右兩邊完全伸展開來的寬度相同。

《我就此宣誓》的複合媒體裝置,同時以數位輸出、動態錄像以及多軌聲音編輯來呈現個體意識與國家認同的相互依存與衝突。錄像中的藝術家本人,身著白色的唐裝,在象徵美國大眾文化的米老鼠電視機之中,靜默地由鏡頭左邊上場,佇立 1 分 25 秒之後,再同樣沈靜地由右邊出鏡。背景音樂則分成雙聲道,左聲道傳出中華民國國旗圖檔在轉化成為聲音檔案之後所產生的噪音,並且夾雜著藝術家大聲唱中華民國國歌的歌聲;而右聲道,則是美國國旗圖檔所造成的雜訊,以及藝術家本人所唱的美國國歌。

這種刻意扭曲與誤用數位資訊的創作手法,又被稱之為是incorrect editing(錯誤編輯)。利用軟體程式與檔案 的錯誤配對,刻意造成數位資訊以異於常態的方式呈現。在《我就此宣誓》一作中,錯誤的配對與編輯過程所創造出來的結果,造成了一個東西不分、視聽混亂的綜合體,從概念上應證創作者對於自己在文化與認同上的 錯亂與不安。